【世界公民】Kibbutz-以色列的乌托邦实验

2020-06-12

【世界公民】Kibbutz:以色列的乌托邦实验

近期以色列的大事,是今年7月通过的《国家民族法》。政府通过这项极具争议的决议来强化犹太人对于这片土地的影响力,还不忘鼓励犹太人扩大建立自己的 Kibbutz。

什幺是 Kibbutz?

Kibbutz,纯犹太人聚落,是一种混合犹太复国主义和共产主义,试图建立乌托邦社会的集体聚落。无论是 CEO 还是一般清洁工,所有成员财产共享,收入均分,由社区免费供应三餐、水电、交通、教育甚至医疗等,让每个成员都可以享受齐头均等的生活,也能自由选择加入或退出。

现今的 Kibbutz 聚落始于 20 世纪初期。1909 年第一个 Kibbutz 建立在鄂图曼土耳其帝国统治的巴勒斯坦地区。当时,那里不像圣经中记载是「流奶与蜜」的应许之地,而是一片砾石纍纍的不毛之地。为了找到食物与水、以及提高资源运用、延续群体生活,犹太人逐渐产生了「集体意识」。无论是工作、吃饭、睡觉甚至是洗澡,不分男女老少,所有的活动都是一起完成。透过团结互助,彼此牺牲一部份来延续民族生存的目标,就是最初形成 Kibbutz 的默契。

当时建立 Kibbutz,除了集结资源,更重要的是抵御周边的其他部族,有点类似台湾早期的垦号。只是台湾的垦号抵御的是原住民,而犹太人抵御的则是巴勒斯坦境内的阿拉伯人。在二次大战与希特勒大屠杀事件过后,犹太人即便受到西方列强支持下回到「应许之地」,对于境内的阿拉伯人来说,岂能容忍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划地为王,因此纷纷投入战争来击杀犹太人。在面对流亡两千年的历史与惨痛的屠杀事件后,犹太人深知必须更加团结才能捍卫家园,因此 Kibbutz 的建立在当时的环境下,达到巅峰。

战争以后,现今的 Kibbutz 多半都有内部企业支撑。在以色列北部的一个 Kibbutz,Mishmar HaEmek,单单靠着内部的 Tama 农场工业,每年能产出 165 亿台币的营业规模。社区再把收益投入在 Kibbutz 的福利与建设上,例如为每个人提供车、房、教育、托儿机构、免费三餐,有盈余的,还重金打造泳池、篮球场、足球场或图书馆。

台湾人实际体验 Kibbutz

因缘际会,我到了 Mishmar HaEmek 享受难得的週末,那是一个以色列少数几个非常富有,且能够持续共产公有化的 Kibbutz。即便现今的 Kibbutz 少了点忧患意识,但从大门的检查哨与武装居民,还是能感受到当年建立的武装文化依袭至今。

通过大门后,迎面而来偌大、平坦且乾净的道路,针叶林与漆着红色屋檐的平房坐落在两侧,这些整齐划一的平房延伸到褐黄色原野的尽头。随着每个人成家立业的阶段不同,Kibbutz 会免费协助你入住适合的房子,无论是单人房、双人房甚至是四人以上的高级平房,并附上完整家具。

看到如此景象,我不禁好奇,对于资深认真的员工来说,是否能接受所有人都领一样的薪水,享受一样的福利。

「你这幺辛苦工作,薪水和大家都一样,难道不会不平衡?你又是怎幺看待 free rider?」我问一位在 Tama 的资深工程师。

「没问题,顶多把他安置在无聊透顶的岗位上作为惩罚。他依旧要有所贡献,而我们这些人会持续努力完成目标,然后一起享受成果」他回道。

在共产公有化的影响下,桃花源的氛围充斥着整个 Kibbutz,各司其职的每个人专注于当下,也习惯了互助与分享。村庄内,人与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隔阂,路上遇到的每个人都能随意寒暄,即便是家庭聚餐,也能看见许多非家庭成员的参与。有幸与其共度晚餐的我们,初来乍到的陌生感从踏入门口的那一刻就消失了,那些迎面而来毫不保留的笑容与热情,就像回到自己家中接受无私的爱一样。

【世界公民】Kibbutz:以色列的乌托邦实验
Mishmar HaEmek里的大众泳池 。
很多 Kibbutz 丧失原先功能

身为一个现代乌托邦的实验场,Kibbutz 试图藉由群体的力量打造美好家园,但随着昔日拓垦与抵御的目的不复存在。有越来越多 Kibbutz 因为营运问题都已经私有化,有些甚至还变成了一般社区,导致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出走。我的同事是一个土生土长地 Kibbutz 男孩,随着时间过去,渐渐明白在 Kibbutz 里所享受的福利,其实都是每个人牺牲自己一部分的人生目标换来的,最后也许达成了共同目标并延续了 Kibbutz,但却无法成就自己,因此毅然而然决定离开,寻求自我。

无论加入或退出,追求的都是一个更高的目标与持续的进步,这也是以色列能够强大的社会基础,以色列最初团结的记忆。Kibbutz的建立虽然随着时间渐渐式微,但所带来的影响渊远流长,也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以色列才能在当今紊乱的中东局势,屹立不摇地持续发挥世界级的影响力。

为什幺《国家民族法》 引起争议?

以色列虽然主要由犹太人组成,但境内仍有 180 万阿拉伯裔公民以及其他民族。《国家民族法》用包含将希伯来语定为唯一官方语言等论述,试图定调以色列为单一种族国家。此举具有强大的种族隔离色彩,对阿拉伯族裔非常不友善,议会保守派强势通过法案时,有些阿拉伯裔议员甚至愤而撕毁纸本草案。

What Other People Think…

Feeling: delighted 

As a former Kibbutznik and as an Israeli, I see our sense of community and our attitude towards resources reflected in the collaborative economies across the world.

—An Israeli entrepreneur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