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专栏]一窥新一代GP2赛车的设计逻辑

2020-06-09

再过几个月,第二代GP2赛车就要功臣身退,计画在2011-2013年赛季服役、代号GP2/11的新赛车也已经与世人见面。承担着「输送F1新鲜血液」的重任,这款新赛车能否改良其前身的缺点、帮助年轻车手们更快并更完整的熟悉F1赛车的驾驶方式?

[F1专栏]一窥新一代GP2赛车的设计逻辑下一代GP2赛车将从明年开始启用。
多数人看到GP2/11赛车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怎幺与目前的F1赛车外型这幺类似?」这个论点并没有错,由于以全白色涂装亮相,许多人甚至打趣的说:「只要在侧面贴上Burger King汉堡王的标誌,你就会错认它是一辆Sauber赛车」,另一些人则扬言:「新辆车看起来像HRT F1赛车,但速度搞不好更快」。这款车将成为GP2系列赛第三代比赛车辆,车辆外观与空气动力学设计则大幅参考当今F1赛事空力规则。

在分析GP2/11赛车的设计逻辑之前,我们得先了解基础方程式赛事的生态。许多Go-Kart小型赛车表现优异的年轻车手会考虑转战马力较大的基础方程式赛车如Formula Vauxhall Junior (简称FVJ)、已成为经典的Formula Ford等等。这类系列赛的特色就是所有参赛车辆的引擎、各式零件及空气动力套件规格都是相同的。FVJ使用一般道路版车辆的引擎 (1.6公升排气量) 为基础,这个等级的赛车可以让启蒙车手感受一下「单人座赛车」的滋味。

除了FVJ之外也还有不少类似的「基础方程式赛车」,知名的例子像是Formula Vauxhall (较大型的FVJ,使用2.0公升排气量的引擎)、曾经在80年代末与90年代呼风唤雨、被誉为是「F1车手摇篮」Formula Opel (类似Formula Vauxhall但赛事多于欧洲与南美洲举行)、常驻中国珠海赛道的Formula Renault Campus和Formula Ford (目前较流行于西欧各国)。Formula Ford因为简单的科技水準及车身结构 (钢管车架)、有助于车手继续升级的车辆操控方式加上成功的市场行销策略而屹立不摇。经营一支Formula Ford车队一年的花费算不上天文数字但也要7至11万英镑,大约合人民币140万、台币600万左右。选手在这个等级时不断参加实力接近的比赛不但可以磨练技术,同时也让其他更高等级的车队观察出哪一位年轻车手比较有潜力、值得栽培?

[F1专栏]一窥新一代GP2赛车的设计逻辑   
如果顺利通过了Formula Ford或Formula Vauxhall的考验,就能进入更高级的三级方程式赛车Formula 3 (简称F3),F3的车辆採用2.0公升排气量「特殊调校过后」的道路版车辆引擎、大约可产生200多匹马力 (最近几年的引擎出力已经接近300匹);由于操驾方式与车辆反应十分类似F1赛车,年轻车手们在F3赛车的成绩几乎可以判断未来他们将有多大发展?另外F3赛车车身结构及底盘也较複杂,有较多的地方可以设定、调校 (也正好提供车队与车手训练基础技师的机会)。过去不少F1车队都是从经营F3车队起家的,包括Stewart、Jordan车队之前都是从F3车队的营运中累积经验、培养车手后才踏入F1赛事。1990年代英国的F3比赛应该算是世界上等级最高的F3赛事,但进入2000年之后、欧洲F3系列赛的水準急起直追、反倒是英国F3系列赛渐趋平庸。

[F1专栏]一窥新一代GP2赛车的设计逻辑1990年代英国的F3比赛应该算是世界上等级最高的F3赛事,但进入2000年之后、欧洲F3系列赛的水準急起直追。
只有在F3比赛中还能名列前茅的车手才有机会继续往下走。就算你真的被认定「有潜力」也还是有可能因为缺乏赞助商的援助而让你的赛车生涯无法继续前进到被人称为「F1比赛先修班」的F3000 (现在改称为GP2) 赛事。但1990年代末期之后F3000系列赛存在着许多问题:由于FIA限制所有车队必须使用单一的车身 (Lola)、引擎 (Zytec) 及轮胎供应商 (Avon),这不但使比赛成本居高不下、也没有办法争取国际车厂的支持。FIA制订严格的科技规定目的是要让比赛回归到车手本身,后遗症则是车队几乎没有改良赛车的任何空间。再加上缺乏适当的行销与宣传手段,一度赛道上只剩下16辆F3000赛车,现场记者在週六下午的比赛时段宁可去访问刚结束排位赛的F1车手、也不愿意观赏F3000比赛的种种奇特现象。

而由于Lola车厂的车辆设计缺陷、适应F3000赛车驾驶风格并能取得好成绩的车手反而不是最适合F1赛车驾驶风格的车手。最明显的例子就是1985年至2003年的19位F3000年度冠军中,这19位年度冠军得主总共只拿下过5座F1分站冠军 (其中还有3座是Juan Montoya包办),1996年之后的F3000年度冠军之后能进入F1赛坛的机率只剩下50%!想要证明F3000系列赛是F1车手的摇篮,这份名单恐怕没有什幺说服力。

[F1专栏]一窥新一代GP2赛车的设计逻辑德国车神Schumacher在复出前,也曾透过试驾GP2赛车进行训练。
在赛事名称更名为「GP2」之后,GP2赛事主办单位深知他们的存在价值与目的:那就是在尽量低的成本 (即使多数人来说仍然很高) 前提下,提供类似F1赛车的操控反应,除了能够帮助年轻车手在未来更快适应F1赛车,同时也让F1车队有机会客观评估年轻车手的潜力。身为最接近F1的基础方程式赛事,与F1赛车的关联性至关重要,因此除了车辆动力与性能的接近之外,GP2/11赛车的空力套件设计也大幅延袭F1空力规则。有别于目前的GP2/08赛车的空力设计哲学源自于2007年版本的F1赛车,新版本GP2赛车有更大面积的前翼与高度提升的尾翼,Hewland提供的新款变速箱则降低了车辆使用成本。

虽然新赛车的外型又向现有的F1赛车靠近一步,GP2/11赛车最重要的任务仍然是提供一个平台让有才华的年轻车手证明自己的价值,这意味着新款GP2赛车必须有鉴别力,相较于过去Lola车厂打造的F3000赛车,由Dallara车厂打造的GP2赛车已经进步不少,儘管也有人认为2005年到2007年赛季使用的GP2/05赛车比起目前服役的GP2/08赛车车辆操控反应更好。空力专家的质疑在于既然目前F1赛车的空气动力套件自2009年使用以来已经证明无法在超车方面取得预期的进步,那也很难期待它能在GP2赛车上有更好的效果。由于GP2赛事仍为统一规格,主办单位可以为了赛事鉴别能力而牺牲车辆性能,Dallara车厂已经积极努力,成效如何将于明年分晓。

[F1专栏]一窥新一代GP2赛车的设计逻辑GP2赛事主办单位深知他们的存在价值与目的:那就是在尽量低的成本(即使多数人来说仍然很高)前提下,提供类似F1赛车的操控反应。
未来GP2赛事最不应该走向的结局,就是成为富家公子哥的专属游乐场,这些平常也不认真準备比赛,也没有多大未来前景的车手在亚洲GP2系列赛到处可见、尤其以华人车手为多。富家公子哥的「玩乐赛事」很多,实在也不缺这个赛事 (各类GT房车赛已经满地都是),没有必要因此而伤害了GP2赛车「培育F1新秀摇篮」的崇高形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