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屏山 ─ 元朗屏山文物径快闪拍摄记

2020-06-19

冬至,太阳直射南回归线的日子。这天,日短夜长到了极限,过了冬至,白昼的时间又逐渐长起来,直到半年后的夏至。如是者周而复始,岁月在这不断的循环中悄然流逝,历史,也就一去不返。

天生是个读不懂历史的人,一本中国历史看上十多遍,累积起来的记忆,仍只是串连不起半个故事的片言只语。甚幺武王伐纣、党锢之祸、安史之乱、玄武门之变,我都知道,只是搞不清当中的朝代、地点、人物。然而不知何故,如此的历史文盲,却喜欢看历史古蹟,也许是因为脑海中的空无一物吧!对历史的无知令小弟仿如一张白纸,古蹟于我而言,无分前文后理,与风景相差无几,只需用眼看,用心感受。欣赏的,是那穿插于古残老旧之间的光影与氛围;喜欢的,是无视典故的历史想像。不久前的冬至,藉着到屯门过节途经天水围之便,到屏山文物径快闪走了一转。

dcf-travel-img-34168
 聚星楼

元朗屏山是香港境内历史最悠久的地区之一。早于十二世纪 ,新界五大族之一的邓氏,其中一个分支已定居于此。而成立于1993年12月的屏山文物径,则是香港首条的文物径,长约一公里半,沿途连接多座典型的中式古建筑,传统独特兼备,包括聚星楼、邓氏宗祠、愈乔二公祠、上璋围、述卿书室、觐廷书室、清暑轩、洪圣宫、杨侯古庙等等。

dcf-travel-img-34169
 上璋围

记不起是哪年首次到访屏山,当时应该文物径还未启用。只记得当日驱车到了屏厦路,把车泊在路旁翻看地图之际,一朵又大又重的木棉花掉在车顶上,嘭的一声好不吓人,那肯定是暮春时节了。 之后的数次到访,都在冬天。大概是寒冬的萧瑟使然,总觉得冬天看古蹟,别有一番风味。

dcf-travel-img-34170
 杨侯古庙

这次冬至到访,游人更是稀少,即使当日天色明朗,古墙老瓦之间,依然渗透着教人唏嘘的苍凉。这感觉,身处邓氏宗祠及愈乔二公祠之中尤其明显。偌大的厅堂,空无一物,令人感悟到岁月不留痕是个骗人的谎话,── 当时间湮没一切,剩余的空空洞洞,正是岁月遗留下来最深刻的痕迹。

dcf-travel-img-34171
 邓氏宗祠

dcf-travel-img-34172
 愈乔二公祠

在邓氏宗祠,除了一把残旧的牛角电风扇,庭院之中基本上没有任何家具,导赏文字都是沿墙壁放置展示,后进祖龛的左右两旁,分别挂着「孝」「弟」两个大字,前厅高墙之上,有的是「诗礼传家」。类似地,愈乔二公祠的大门外,「达期兼善,德修于身」,大廰墙壁之上,展示着一幅精美贺帐的複製品。就是这些见证着历史的文物,默默地守护着这两所经历了大半个千禧的古蹟 。历史的无知并不妨碍摄影的直觉,手中相机的快门声,彷彿是文化的共鸣。

dcf-travel-img-34173
 邓氏宗祠后进

dcf-travel-img-34174
 愈乔二公祠大门

随着一下接一下的快门声划过宁静的厅堂,冬至午后的斜阳,渐渐从地板移到墙壁,寂寂地,由明亮变作橘黄,再由橘黄变为暗红,然后消失于屋樑之间。

dcf-travel-img-34175
 愈乔二公祠后进

dcf-travel-img-34176
 邓氏宗祠大厅

宗祠外面,太阳快要落到远山的背后,古蹟管理员早已下班离去。晚霞的余辉,虽然照亮不了室内的雕樑画栋,却依稀勾勒出这古老建筑的恢宏与辉煌,诉说着这庭院的上空,曾经有过七百多个的冬至,如云朵般飘过。

dcf-travel-img-34177

 


相关文章 -
历史古蹟专题拍摄
邻家古蹟拍摄心态

 

摄光写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