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方为孩子改教引争议‧副揆:将探讨伊方案

2020-06-20

单方为孩子改教引争议‧副揆:将探讨伊方案(吉隆坡1日讯)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说,随着2013年伊斯兰法行政(联邦直辖区)法案在提呈国会后引发争论,内阁会再深入讨论引发争议的课题。他于週一在国会主持外劳和非法外劳内阁特别委员会议后说,政府将会探讨一个公正的议案。依据公正原则行动他强调,政府非常关注这项课题,也了解到这项课题引起民众包括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社群的高度关注。他表示内阁已讨论这项课题。“政府知道必须做出更公正的决定。可是,我们目前只有数个指南,即法庭针对改教的判决及根据联邦宪法条款。”他表明,政府将听取国阵成员党如马华和国大党的心声,并会依据公正原则採取行动。针对新法案有违内阁于2009年作出的决定一事,慕尤丁说,内阁会再讨论。“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加米基尔会在适当时候,或在国会提呈有关法案时作出解释。”2013年伊斯兰法行政(联邦直辖区)法案于上呈国会一读。这项法案的其中一项条款,建议父母为年幼儿女改教,只需要获得一方同意引起争议,律师公会指违反联邦宪法。律师公会主席梁肇富发表文告指出,律师公会关注新法案107(b)条文指只要获得父母其中一人的同意,家长便可为年幼儿女改信伊斯兰教的事。加米基尔:将在二读时汇报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加米基尔说,政府将会儘快研究及谘询2013年伊斯兰法行政(联邦直辖区)法案进行,以在法案提呈国会二读时,向国会议员汇报。他于週一出席“马来西亚伊斯兰司法制度转型研究汇报会”后说,政府将加紧研究有关法案,并谘询各界包括非穆斯林的意见。上诉庭早前裁决非穆斯林律师有资格在联邦直辖区成为伊斯兰律师,以在联邦直辖区伊斯兰法庭执业及办案,加米基尔说,从表面看来它可能行得通,然而在现实层面却存在其他複杂情况。“伊斯兰法庭是处理涉及伊斯兰与穆斯林的案件,非穆斯林成为伊斯兰律师,从现实层面看,一旦存在律师作出诸如藐视法庭等行为,伊斯兰法庭会陷入无法处理涉及非穆斯林案件的情况。”另外,加米基尔说,基于社交媒体上不断出现涉嫌侮辱宗教尤其是伊斯兰的言论,通讯及多媒体部、多媒体与通讯委员会和警方等已设立特别工作队,以更容易与有效的鉴定社交媒体上侮辱宗教的言论。16组织:违背宗教自由权利对上週提呈国会一读的2013年伊斯兰法行政(联邦直辖区)法案,国内16个宗教及青年组织于週一发表联合声明,作出强烈抗议。这16个组织认为,这项法案已明显违背宪法第11条赋予人民宗教信仰自由的基本权益。他们指出,这项法案也同时合理化非伊斯兰宗教信徒益被侵蚀的状况。2013年伊斯兰法行政(联邦直辖区)法案的其中一条款阐明,父母在为年幼儿女改教时,只需要获得一方的同意。16个组织指出,目前我国有数项与非伊斯兰宗教信徒事务的法庭裁决引起各界疑虑,政府有责任纠结这种司法偏差,以恢复人民对国家司法的信心。他们支持律师公会及5大宗教理事会于日前提出反对的法律论述,即联邦宪法12(4)条款的原则必须被尊重,当父母欲为未成年儿女改教时,若父母双方还健在,一定要获得双方同意。“政府应该儘速修正一些令人混淆的法案,否则将加剧司法信任受质疑的危机。”“同时,作为行政单位的政府需以身作则,维护宪法赋予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益。”“新法案可被视为推翻的内阁议决,即更改信仰伊斯兰的配偶,无权私自决定未成年子女的宗教信仰。”16个组织认为,这项新法案的通过无疑是政府自打嘴巴,同时证明政府惠益人民的议决无法被落实,令人民再次对政府失望。因此,16个组织吁请政府修正宪法121(1A)条文,确保非伊斯兰宗教案件交由民事法庭审理,并强调高庭法官应该勇于落实宪法维护宗教信仰自由的精神,而非推托宪法赋予民事法庭的权限。他们吁请政府尊重非伊斯兰宗教信徒的感受,在牵涉非伊斯兰宗教徒的事务上,必须要谘询非伊斯兰宗教组织的看法。民政促收回争议条文民政党总秘书拿督马袖强促请政府撤回2013年伊斯兰法行政(联邦直辖区)法案的争议条文。他于週一发表文告说,这项法案的一项争议条文,即只要父母其中一人同意,便可以为年幼儿女改信伊斯兰教。他说,在未取得另一半的同意下而修改孩子的宗教是不公平的,因为在婚姻中,必须尊重双方的观点。他说,内阁其实已在英迪拉改教事件发生后,于2009年4月做出决定,禁止父母偷偷为孩子改教。他说,鑒于改信宗教的敏感因素,因此,在作出决定前必须先徵询各方的意见,以取得最大的谘询作为对策,才是最明智的做法。“这不仅必须考虑到父母双方的观点,在普遍人权形式下,孩子的权利也必须加以考量。”马袖强指出,改信宗教是一个棘手的课题,需要一个实用的解决方案,平衡在联邦宪法下伊斯兰教的地位和非穆斯林的权利。“我促政府撤回法案,因为这将会影响非穆斯林的宪法及宗教权利。”民政促收回争议条文民政党总秘书拿督马袖强促请政府撤回2013年伊斯兰法行政(联邦直辖区)法案的争议条文。他于週一发表文告说,这项法案的一项争议条文,即只要父母其中一人同意,便可以为年幼儿女改信伊斯兰教。他说,在未取得另一半的同意下而修改孩子的宗教是不公平的,因为在婚姻中,必须尊重双方的观点。他说,内阁其实已在英迪拉改教事件发生后,于2009年4月做出决定,禁止父母偷偷为孩子改教。他说,鑒于改信宗教的敏感因素,因此,在作出决定前必须先徵询各方的意见,以取得最大的谘询作为对策,才是最明智的做法。“这不仅必须考虑到父母双方的观点,在普遍人权形式下,孩子的权利也必须加以考量。”马袖强指出,改信宗教是一个棘手的课题,需要一个实用的解决方案,平衡在联邦宪法下伊斯兰教的地位和非穆斯林的权利。“我促政府撤回法案,因为这将会影响非穆斯林的宪法及宗教权利。”抗议伊斯兰行政法案16组织马来西亚金刚乘佛教总会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马来西亚南传佛教总会马来西亚佛光协会马来西亚佛教弘法会锡兰佛教精进会马来西亚佛光山马来西亚佛教学术研究协会马来西亚青年运动总会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马来西亚基督教青年协会马来西亚青年团结运动马来西亚宗乡青联合总会马来西亚创业促进会马来西亚大专青年协会马来西亚国际青年商会‧2013.07.0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