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Condon 英国脱欧 不确定性势持续

2020-06-09

Tim Condon 英国脱欧 不确定性势持续

英国首相文翠珊一声令下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正式展开为期两年的脱欧谈判。事隔两日后,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随即发表欧盟谈判指引草稿。由于欧盟27个成员将在4月底举行的欧盟峰会上通过谈判指引,英国与欧盟预料于6月初始能展开脱欧谈判。

双方需就不少棘手问题进行谈判:第一,英国需要支付多少的「分手费」,其次,就是脱欧的程序。英国政府一直希望脱欧(包括「分手费」磋商)和贸易谈判可同时进行;另一边厢,欧盟则明确坚持要先谈好脱欧条件,才开展谈判贸易协议。然而,双方均为能够达成协议而留有余地──若然英国与欧盟就脱欧条件的谈判能有「实质进展」,欧盟将不会坚持完成脱欧条件谈判才展开贸易方面的对话。

英国暂难开展贸易谈判

脱欧的时间迫在眉睫──欧盟谈判指引已列明,两年的脱欧谈判期一旦结束,任何的过渡性安排将不得超过3年,在此期间英国不能「等同于欧盟成员国」。贸易磋商亦相当费时,如欧盟与加拿大的贸易协议就耗时长达7年。

另一个关键是,英国能否在脱欧前与非欧盟成员国进行贸易协议的谈判。相比出口商品到欧盟,英国出口到非欧盟国家的商品更多元化。英国渴望与非欧盟国建立及稳定其贸易伙伴关係。可是,根据欧盟指引,英国目前仍不能以成员国身分与非欧盟国进行任何贸易谈判。

脱欧过程需时或较长

在脱欧过程上,金融行业将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现时英国金融机构受惠于欧盟作为单一市场的「牌照通行证」,允许金融机构在任何一个欧盟国家取得营业牌照,就能够自由在其他成员国提供金融服务。英国一旦脱离欧盟,金融机构或需透过欧罗区内特定单位处理业务。伦敦作为欧洲唯一环球金融中心,英国首相文翠珊已表示,双方在未来的贸易关係应达成一个比以往更广泛的框架,并实现更宏远的目标,以保障所有与英国经济息息相关的行业保持稳定,包括金融服务业等。由此可见,脱欧程序在5年内完成可谓过于理想。

英国去年6月的脱欧公投亦曾对金融市场造成巨大冲击。不确定性的影响任何时候都会存在,但实际的影响却微乎其微,甚至可以完全忽视,然而,脱欧公投却加大不确定性的影响力,大至投资者不能漠视的程度。不过,与基本经济因素出现改变不同,投资者难以为不确定性急升作出定价,最极端的情况是,投资者在毫无指标可作引领的情况下胡乱为资产估值,当时,英镑滙率正是首当其冲,成为脱欧公投后最先受到投资者重新定价的金融资产,英镑兑美元(及港元)滙价在公投数周内贬值近20%。

英镑走势反映形势明朗化

英镑汇率的不确定性目前已见顶。英镑贬值两成是经过两个阶段所造成:第一,是在脱欧公投结束后,其次是首相文翠珊在去年10月的保守党大会上暗示将实行「硬脱欧」后。有关脱欧相关的消息并未因此增添不确定性,直至英国政府选择「硬脱欧」,英镑兑美元滙价随即收窄,并到启动脱欧程序之前维持不变。从英镑走势可见,我们所面对的不确定性已由未知转向明朗化。

考虑到面前複杂的前景,不确定性在基本层面上正在缓慢减退,「缓慢」这一点很重要──不确定性逐渐退却有望推动英镑等金融资产重新定价,得以重整经济基调。随着脱欧谈判的细节逐渐浮现,早前导致英镑重新定价的极端情况会否成为现实将更趋明朗。就目前情况来看,最有可能出现的谈判结果将会是比极端情况稍为乐观,并且英镑略为上涨。

建议注视德国动向

虽然成功达成协议能使双方有利可图,但谈判过程始终受制于不确定性因素。如果双方谈判失败,亦即是无法达成协议,不确定性再度一触即发,英镑再次大幅贬值将只会是基本可预期的情况。

在现阶段要评估双方谈判成数仍言之尚早,我们建议投资者注意德国的动向。德国财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曾表示「我们无意为脱欧一事而惩罚英国」,可见其示好有意达成协议,避免谈判陷入僵局。

虽然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貌似已达顶峰,但投资者仍未能鬆懈。法国两轮总统大选将于4月和5月紧接登场,假如国民阵线领袖候选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在选举中佔上风,去年笼罩市场的英国脱欧忧虑将被法国脱欧忧虑所取代。民调显示勒庞的支持度与另一较保守派候选人叮噹马头。然而,自2016年开始,投资者对民调的可信性及公信力存疑加深,未必足以反映真实情况。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